老牌恶棍|一边是合法群聚,一边是非法奔丧

老牌恶棍|一边是合法群聚,一边是非法奔丧

原文链接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86172.html

CDT 档案卡
标题:一边是合法群聚,一边是非法奔丧
作者:老牌恶棍
投稿:Telegram 匿名读者
发表日期:2022.8.25
来源:微信公众号“老牌恶棍”
主题归类:防疫乱象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最近发生了两件事。

首先是8月23日,被称为“中国第一加班大楼”的南山科兴科学院A1栋因有阳性病例活动轨迹,故进入3天管控状态。

为了做到“应检尽检”,避免漏网之鱼,数万人被赋黄码。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核检的队伍如同长龙,人们摩肩接踵,甚至排好几个小时的队就为了捅那么一下。

img

南山科兴科学院核酸场景丨图片源自微博

此时,核检的安全距离不管了,大面积聚集的风险也不顾了,总之先来一轮再说。

当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所谓的“合理性”早就无人问津了。

只要是核检,那么群聚便是毫无问题的,就像我在《真相来了!原来只有大学生才会被新冠感染》一文中调侃的那样,病毒不会在人多的时候发动攻击。

而对于参与检测的人而言,他们最关心的显然也不是交叉感染,而是今天能不能回家,明天能不能上班。

哪怕他们人手都是24小时核酸证明,也摆脱不了随时可能被黄码困住的随机命运。

有人感叹说:

“疫情、黄码、台风天,好多同事持有24小时核酸来上班,然后因为扫场所码被赋黄码,于是他们进不了公司,又回不了家,台风到来前的闷热不能阻止他们去做核酸,因为不做就得睡天桥了,别说台风要来,暴雨将至,天上就算下刀子他们也要去排队做核酸,可怜的打工人。听说有人排到中暑昏过去,我们听了都祈祷这人被抬走前能被捅一下。”

img

图片源自微博

如今的核检几乎已经成了疫情时代形式主义的代名词,一听到它,人们就直嘬牙花子,感到深深的厌恶,虽然都知道这其中的不合理,但却丝毫没有办法。

另一件事发生在8月22日(江西省鹰潭市信江新区),有4人因“拒不执行zf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案”,被行政处罚。

那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其实就是去吊唁了自己去世的亲人(当事人为逝者的女婿及三个外孙)。

他们四人以买菜为名离开信江新区,去到距离10公里左右的贵溪市基塘村奔丧,直到22日逝者下葬。

虽然在回来的时候被巡逻的村干部发现,但在检查了四人均为24小时核酸绿码且确认身份之后,便放行让他们原路返回了。

可戏剧的是,当他们返回所在小区时,却被门岗的工作人员拦下并报了警。

接着,民J“闻令而动、担当作为、全力以赴”“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置和展开调查。”

终于,这四人不仅被行政处罚,还被送到隔离点接受隔离观察。

img

案情通告丨图片源自信江公安官方公号

在健康码为绿码且持有24小时核酸检测证明、高强度核酸检测且江西连续新增仅一例的情况下,却因奔丧遭到处罚,这确实足够荒诞了,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但这样的荒诞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妻子临产无法陪伴、新人结婚隔着两米警戒线、父母病重不能照料、连亲人去世都见不到最后一面。

人的婚丧嫁娶、生老病死在政策面前可以忽略,人的尊严意义、基本需求在大局之下可以放弃。

在冰冷机械的系统之下,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要么成为齿轮,要么被齿轮碾碎,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团结抗疫、共克时艰”。

于是,在激情高昂的口号下,我们可以一边搞“合法群聚”,一边打击“非法奔丧”。

原文链接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86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