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地得|看看排协道歉信是如何推卸责任的

原文链接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86169.html

CDT 档案卡
标题:看看排协道歉信是如何推卸责任的
作者:张3丰
发表日期:2022.8.26
来源:微信公众号“城市的地得”
主题归类:标签名称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女排亚洲杯上,中国女排在和伊朗队的比赛中,第一局戴着口罩打比赛,引起人们的普遍担忧乃止愤慨。

一位小学老师朋友告诉我:小学生都知道运动不能戴口罩啊。

这个常识,其实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不信搜一下新闻,武汉疫情发生后,有中学生戴口罩跑步出现猝死。3年过去,这个运动常识,中国女排国家队还没有掌握?

img

排协很快作出了回应,这是好事,我本来还以为他们会装聋作哑。但是,读了回应之后,我却更疑惑和愤怒了。

img

下面谈一下读后感,蓝色道歉信是原文。

比赛之前,队伍了解到参赛队伍中已有运动员感染情况,且我们个别运动员也有症状,为了防范疫情传播风险,队伍从保护运动员健康出发,要求运动员进入比赛场馆时要统一佩戴口罩。

这段话有一些真实信息,但是也有掩饰。有参赛队伍出现运动员感染,是哪一支队伍?是不是这一场和中国比赛的伊朗队?

“我们个别运动员也有症状”,这句话其实非常离奇。做一个核酸不复杂,别的国家运动队就能确认“感染”,我们却是“有症状”,或许过几天会说,中国姑娘只是有点咳嗽,并没有感染。

但是以上两点就是戴口罩的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段话的主语是“队伍”。这说明是“集体决策”,昨天看到有一篇文章质问到底是哪个领导作出的决定,现在看到了吧,是“队伍”。巧妙使用主语,是排协“道歉信”叙事的核心。

这一段的信息量很大。“为了防范疫情传播风险”,是讲政治;“从保护运动员健康出发”,是爱生命,“要求运动员进入比赛场馆时要统一佩戴口罩”——则是转移话题,“队伍”要求的的是进场时戴,上场时还戴着,是姑娘们自己的事。

因组委会未对运动员上场比赛是否佩戴口罩做出明确规定,我们运动员为了保护自己,比赛开始后佩戴口罩上场比赛。由于我们临场经验不足,没及时提醒上场运动员摘掉口罩,因此第一局我们运动员均佩戴口罩上场比赛。

第一个应该承担责任的,是组委会。“组委会未对运动员上场比赛是否佩戴口罩作出明确规定”——你们既然没有说不允许戴,我们就戴了啊。

下一句是真正的巧妙,“我们运动员为了保护自己,比赛开始后佩戴口罩上场比赛”——“我们运动员”,你以为是在说“我们”,要自责和自我批评了,认真分析,指的又是运动员。按照初中时学到的语法,“我们”和“运动员”其实是同义重复,都是同一个主体。

但是接下来的叙事还是出现了裂痕,“由于我们临场经验不足,没及时提醒上场运动员摘掉口罩”——这里的“我们”,指的应该是领导大人们了,包括领队、教练等等。“我们”是有责任的,责任是“没及时提醒上场运动员摘掉口罩。”

你们不是没有经验,是没有良心,或者干脆就是没有视力,运动员戴着口罩上场,你们是根本看不见。否则就是等于承认一个事实:中国国家队级别的管理团队,连不能戴口罩剧烈运动都不知道,那你们平常在忙什么?

这里很明显指出,戴口罩上场的是运动员自己,是她们担心自己身体健康(感染),所以才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不是开玩笑)戴着口罩上场比赛的。

第一局后半程,意识到戴口罩打球对运动员健康不利后,队伍及时进行了提醒,我们运动员摘掉口罩完成了后面的比赛。

这里,又一次变换了主语,是谁意识到戴口罩对运动员健康不利?是“队伍”。按照常理,首先感受到不舒服的肯定是运动员自己,但是如果意识到不利是一种“功劳”的话,这个功劳也不能全归运动员,而是“队伍”——队伍及时进行了提醒。

今后我们将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统筹好疫情防控和比赛、训练,在保护好运动员健康前提下,打好每一场比赛,回报大家的关心。

好,胜利结束了,这里的“我们”很明显又是指“领导”了,因为要总结经验,统筹……估计写这个文件的人,到这里长舒一口气吧。

总结一下上面的意思,戴口罩的责任人,第一是主办方(没有规定好),第二是运动员自己(忘了摘)。领导的责任是“没经验”,“没及时发现和提醒”。

这一段话叙事的精髓,就是巧妙使用三个主语,“我们”“我们运动员”和“队伍”。当谈到责任时,多使用“队伍”和“我们运动员”(看上去是“我们”,其实是“运动员”)这样范围更大含义也更模糊的词。在“承担”责任的时候,同时甩掉了责任。

你们不是打排球,是踢皮球。

原文链接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86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