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欲推行业薪资谈判,政府态度开放但大企业抵制

原文链接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22/08/26/72508/

劳资关系部长Tony Burke说,他对全国总工会(ACTU)推动的多雇主谈判非常开放,因为老年护理经营者和小企业说他们愿意与工会讨论该计划。

Albanese政府面临着主要雇主团体的强烈抵制,他们称允许罢工以支持整个部门的薪酬要求的建议是工作杀手,是重回1960年代的开历史倒车。

虽然前ACTU书记Bill Kelty说,该计划可以成为 “复杂 “薪酬制度的一个更灵活的替代方案,但Burke先生说,政府对在下周的就业峰会上审查该提案持开放态度。

“我们目前有这种非常不寻常的经济状况,失业率如此之低,这应该产生推动工资上涨的水压,”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730频道。

“但是,相反,水压是存在的,但管道有漏点,而谈判不起作用就是这些关键的漏点之一。因此,如果多雇主谈判是打开这种局面的方法之一,对于任何可能在劳动力中发挥作用的方法,我都感兴趣。”

总理Anthony Albanese和财长Jim Chalmers周四都表示,目前的企业谈判制度没有 “发挥作用”,工资没有跟上生活成本,他们将等待就业峰会在工会和主要雇主之间取得共识。”目前的企业谈判根本不起作用,工资没有跟上生活成本,”总理在悉尼说。

财长说,政府对这一问题的争议性并不 “天真”,他拒绝了关于峰会——旨在使工会和雇主之间达成共识——将导致僵局的说法。”Chalmers博士说:”我确实同意这样一个广泛的观点,即在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没有看到我们希望在我们的经济中看到的工资增长,原因之一是企业谈判制度的失效。“

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Jennifer Westacott表示,多雇主谈判并不是解决企业谈判失效或工资增长缓慢的办法。”她说:”最好的办法是使企业谈判制度更容易、更容易、更简单地获得雄心勃勃的协议。“

澳大利亚工业与商业协会(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首席执行官Andrew McKellar说,”如果我们谈论的是用整个行业的谈判取代企业谈判,这确实会危及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关系,危及真诚谈判的能力。”

澳大利亚小生意理事会(Council of Small Business Organisations Australia,COSWOA)首席执行官Alexi Boyd说,目前的劳资关系体系中有许多因素对小企业来说是破损的,该机构对讨论澳大利亚工会关于一份涵盖多个工作场所的协议的建议持开放态度。

Boyd女士说,一个适用于多个小企业的简化模板协议可能是要考虑的选项之一,并帮助雇主克服薪酬制度的复杂性。

她对《澳大利亚人报》说:”从逻辑上考虑,有一大堆的企业,基本上以同样的方式运作,他们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这里有一个选择,帮助创建一个框架,与你的员工进行讨论,提出一些更简单、更有效、大家都满意的方案。“

Boyd女士说,COSWOA已经与澳大利亚首都地区工会就该提案进行了讨论,鉴于现状已被打破,她很乐意与其他商业团体进行讨论。

和小企业一样,澳大利亚全国总工会已经提名护理部门作为整个部门劳资谈判的一个领域,健康服务工会(Health Service Union, HSU)周四表示,多雇主谈判法可以复制用于数百个老年护理产业经营者的劳资关系。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呼吁在下个月即将举行的就业和技能峰会上对企业谈判协议进行修改。

HSU全国主席Gerard Hayes说,一旦工会对老年护理工人的薪酬要求被公平工作委员会确定,工会将研究与高峰雇主机构进行多雇主谈判,这可能适用于数百个运营商。

他说:”鉴于该行业的条件和工资相对一致,有一个高峰谈判,然后反映出一些……700个雇主,将有很大的意义。“

“因此,从我们老年护理领域的角度来看,走全行业谈判的道路是非常有意义的。”

Hayes先生说,法律的修改应该给予工人在多个工作场所罢工的权利,作为谈判过程的一部分,不过这将是老年护理工人的最后手段。

Tony Burke says ‘we have this very unusual situation with the economy at the moment where unemployment is so low and that should create the hydraulic pressure that’s pushing wages up’. Picture: Gary Ramage

老年和社区护理供应商协会(Aged and Community Care Providers Association)是代表住宅、家庭和社区护理以及退休生活的全国性机构,周四将不排除为其工人恢复整个行业的谈判。该协会的首席执行官Paul Sadler说,在老年护理部门存在一个带有谈判安排的 “模板 “企业协议,工会和雇主之间的合作已经在进行。

该模板于2009年首次建立,被新南威尔士州约80至90家机构使用,如果员工一致同意,服务提供者可以选择加入该协议。

老年护理工作者在该协议下获得的工资比通过标准薪资制度获得的高。

Sadler先生说:”我们可以考虑这样做,这不是不可能的。

“我们并不反对讨论是否会有好处——这将是值得评估的事情。”

Kelty先生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多雇主谈判在某些领域有一定的作用……这是一种更有效的方式,可以将许多中小型企业聚集在一起。”

“我们有世界上最全面的薪资制度。没有其他国家有如此全面的薪资制度。没有人,”他说。

“并不是说你想摆脱这个制度,而是在你有如此全面的薪资制度的情况下,为该制度所涵盖的较小部分提供更多的灵活性有什么问题?”

他说,薪资制度对雇主来说可能过于复杂。

(本文版权为《澳大利亚人报》所有)

原文链接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22/08/26/72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