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罢工、衰退前景:英国民众会继续忍受制裁俄罗斯的经济代价吗?

原文链接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97098?full=y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近来英国媒体的新闻愁云惨淡——生活成本骤增,罢工频起,舆论预言英国在走向经济衰退。历经18年,我仍在适应这英国媒体的社会导航与预警功能。因为大体上英国人生活继续正常,但受到媒体警告,政府、各种机构以及个人已经开始为未来可能出现的麻烦寻找出路。当然,媒体恐慌性的言论也许增加了恐慌,扩大了麻烦。自由言论的社会,自由往往在早期带来麻烦,因为言论四起,社会各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集体共识。故此,英国的自由有时在初期带来混乱,但最终能够使社会各方妥协和解,而非大乱。而美国的自由是否如此?因为特朗普的出现,美国社会能否最终妥协而不大乱?我不晓得。

英国的愁云惨淡,起因是脱欧与疫情,最近又多了个原罪:与美国和欧盟集体经济制裁俄罗斯。而且最近几周群龙无首——新首相究竟花落谁家,结果要在9月5日才揭晓,约翰逊虽然仍然在位,但已经许诺不会就任何重大问题出台政策。因此,英国所有的麻烦,但凡政府有能力解决的,都要等到9月5日。

整条逻辑是这样的:因为欧美英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尤其是急速降低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导致能源价格上升,推升各种物价上涨,导致通货膨胀指数增高,令各行业雇员开始要求增加工资,如果雇主不能与雇员相互协商妥协,就出现罢工现象,继续加深经济困境。

经济制裁俄罗斯已有半年,现在看来,效果并没有当时英国媒体期待的那样有效。我时常想起2016年英国脱欧,那时英国人都天真地以为想离开欧盟是拍拍屁股的事,没想到至今都脱不干净,仍在和欧盟纠缠。

最近我在寻思,也许中国人都懂的道理——制裁只对民主国家才有效——很多英国人和西方人是不懂的,因为他们按自己的逻辑想问题,以为俄罗斯人民过不好了,普京的日子自然就好不了。因为这么强的经济制裁,如果实施在英国人身上,政府估计早就垮了。估计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一样,都不是被西方制度宠坏了的娇气国民,忍功极强,日子再苦也不抱怨。试问英国社会的“国粹”难道不是“天天抱怨政府腐败无能令自己生活不济”吗?英国人就算成了富翁,仍然继续“抱怨政府腐败无能令自己生活不济”呢。

美国经济史学家尼古拉斯•穆尔德(Nicholas Mulder)研究了制裁作为武器的功效。他发现:“在过去50年中,有30多场制裁‘战争’的影响很小,甚至是适得其反。如果有的话,它们产生了相反的效果。从古巴到韩国,从缅甸到伊朗,从委内瑞拉到俄罗斯,专制政权得到巩固,精英阶层得到加强,自由被粉碎。世界上几乎所有最古老的独裁政权都从西方制裁中受益。”对普京的制裁,事实上促进了俄罗斯与中国、伊朗和印度的贸易。

英国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是急速的。据英国国家统计署(ONS)官方网站报道:“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随后的贸易经济制裁之后,2022年6月,英国从俄罗斯进口的货物减少到3300万英镑,处于1997年1月开始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与截至2022年2月的12个月的平均月度进口量相比,减少了96.6%。”

对俄罗斯能源的制裁,英国是超前完成的。2022年3月8日,英国政府宣布,英国将在今年年底前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并在此后尽快停止进口俄罗斯液化天然气。据英国国家统计署报道:“在入侵乌克兰之前,俄罗斯是英国2021年最大的精炼油供应商,占该商品所有进口的24.1%,还供应英国5.9%的原油进口,以及英国4.9%的天然气进口。由于英国政府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雄心,2022年6月英国没有从俄罗斯进口燃料,这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一次。这与截至2022年2月的12个月的月平均数相比,减少了4.99亿英镑(100%)。”

拒绝了俄罗斯的能源来源,英国如何补足缺口?据《每日电讯报》报道:“随着英国急于摆脱俄罗斯能源进口,北海天然气产量在短短六个月内猛增了四分之一以上。今年上半年的国内天然气产量比去年高26个百分点,即35亿立方米,足以为近350万户家庭提供一年的热量。”

但这仍然造成了英国能源价格的迅速上升。以我个人感受,汽车油费贵了,去餐馆吃饭贵了,超市物品贵了,总之物价都在上涨。来英国18年,第一次感觉物价上升速度奇快。英国国家统计署的数字显示:“通货膨胀指数 8.8%,2022年4月至6月GDP下降0.1%”。有媒体已经报道,未来英国通货膨胀指数还要继续升高。

罢工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从铁路行业开始,现在以及即将罢工的行业有:航空、港口服务、邮递服务、电信业、教师、医生护士、律师等。最直观的景象是:电视新闻镜头里播放的爱丁堡街头成堆的黑色垃圾袋。因为在工会拒绝了相当于3.5%的加薪提议后,苏格兰各地的垃圾工人正在进行罢工。

《每日电讯报》最近的报道不知是耸人听闻,还是高瞻远瞩,该报报道《经济学家警告说,德国和法国已将欧元区推向衰退》表示:“根据标普全球密切关注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整个欧洲的商业活动本月出现萎缩。该指数从7月份的49.9降至8月份的49.2。任何低于50的分数都表明活动在下降,因此这表明欧元区在加速衰退。德国的制造业中心地带正引领着这种下降。该国的整体PMI降至47.6,显示出两年多来最大幅度的收缩。法国经济也进入负值,为49.8,由工厂活动骤降导致。在美国,PMI降至45,是2020年上半年以来的最低值。制造业增长放缓,而服务业的得分骤降至44.1。英国的PMI降至50.9,表明私营部门的增长正在失去动力。与欧洲大陆一样,下降是由工厂主导的,那里的活动比2020年5月以来的任何时候都下降得更快。”

与此同时,欧美英仍然需要对乌克兰进行经济援助。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已经打了半年,没有停止与和谈的迹象。那些既要自由、又要好生活的西方国民,能够为了援助乌克兰,继续制裁俄罗斯,放弃一点点自己的个人享受吗?以我对英国人的了解,我感觉很难。政府将是这两难中的出气筒——不支持乌克兰,可能面临西方社会以及本国国民在道义上的谴责;可如果没让国民过好日子,下台或者输掉下次大选将是可能的结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原文链接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97098?fu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