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委内瑞拉向中国送油抵债,中国军工企业负责运输

原文链接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ese-defense-firm-has-taken-over-lifting-venezuelan-oil-for-debt-offset-reuters-20220826/6718967.html


路透社报道说,据三名消息人士和油轮跟踪数据,尽管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但是中国委托一家国有军工企业从委内瑞拉运送数百万桶的石油,作为抵偿加拉加斯欠北京数十亿美元债务的协议的一部分。

在华盛顿加强对委内瑞拉石油出口的制裁之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CNPC)于2019年8月停止运输这个南美国家的石油。但是据路透社报道,委内瑞拉石油仍然通过其他贸易商进入中国,他们将这些石油标注为来自马来西亚。

消息人士说,自2020年11月以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CASIC)一直在用三艘油轮运输委内瑞拉原油,这三艘船是航天科工当年从中石油那里收购的。消息人士说,石油存放在一个油罐区,这个罐区也是从中石油那里得来的。

Eikon数据显示,这三艘航天科工的油轮在委内瑞拉装货时开着应答器,因此第三方能够追踪到。

根据委内瑞拉国有油企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装运安排以及路孚特(Refinitiv)和能源分析公司Vortexa的油轮跟踪数据,航天科工目前已经装运了13批共计约2500万桶石油,包括两艘将于9月达到中国的船。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这13批价值约15亿美元的委内瑞拉的旗舰级的马瑞(Merey)原油,在中国海关申报的是“原油”,并未标明产地。

这位人士说:“这些货物严格按照一项政府授权进行,这些石油被指定由航天科工运送,以抵偿委内瑞拉(对中国)的债务。”

三位消息人士均以事件敏感为由要求匿名。

航天科工媒体部门、中国外交部和中国海关总署都没有回复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中石油的一名代表拒绝置评。

第二位消息人士说,虽然每批货物的一部分用于支付债务,但是其他商品,例如新冠疫苗,也被从原油销售中扣除。

这位人士对路透社说:“所有营收都留在中国。委内瑞拉外交部负责调解和问责。”

追踪石油流动的能源分析公司Vortexa分析师爱玛·李(Emma Li)表示,这些货物让委内瑞拉今年1月到6月出口到中国的石油增加到每天大约42万桶,相当于中国消费量的约3%。

从官方数据上看,中国自2019年10月以来就没有从委内瑞拉进口任何石油。

委内瑞拉的债务可以追溯到2007年,当时是前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执政,该国根据石油换贷款协议从北京借款500多亿美元。

路透社无法确定委内瑞拉还有多少未偿贷款。2020年8月,北京同意延长190亿美元贷款的宽限期,但是中国和委内瑞拉都没有表示那个期限是否已到期。

绿色通道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购买国,过去几年来得益于伊朗和委内瑞拉廉价石油供应。最近几个月,在与华盛顿的关系恶化之际,中国加大了从俄罗斯进口石油。

第一位消息人士说,中国对合格的炼油企业有严格的配额,以此制度管理原油进口,但是航天科工是例外,没有配额。

这位人士对路透社说:“他们以一种特殊的绿色通道进入中国。”

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和委内瑞拉石油部和外交部都没有回复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执行制裁的美国财政部拒绝置评。

航天科工成立于1956年,最初是一个国防研究机构,研制了中国的第一枚导弹。这家企业在过去数十年来扩张成为一个军工集团,以太空技术为其专业领域。

第一位消息说人士说,这家企业被选中进行这项石油活动,是因为它在政治上影响力强,在全球金融市场上面临的风险有限,因此不易受到制裁的影响。

据公司网站,航天科工自2015年起与包括中石油和中石化(Sinopec)在内的中国国有石油巨头,在石油设备制造、数字技术和海外项目开展合作。

转让油轮和储油罐

根据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装运安排以及Vortexa 和路孚特的船运跟踪数据,航天科工通过三艘大型油轮运输委内瑞拉的石油,分别是“兴业”号(Xingye)、“永乐”号(Yongle)和“千阳”号(Thousand Sunny)。

两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说,航天科工2020年从中石油拿到这三艘油轮,而在此不久前,中石油在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就一个合资项目破产资产处置的法律纠纷中得到了这些船的控制权。中石油2020年对路透社表示,已经转让了这些船,但拒绝透露向谁转让。

消息人士说,中石油还向航天科工转让了位于东部沿海城市宁波的油罐区,委内瑞拉的石油就运抵那里。

根据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装运安排,航天科工接受的所有委内瑞拉石油最初是由一家叫Cirrostrati 科技有限公司的(Cirrostrati Technology Co LTD)在何塞港提取的,这家公司没有石油交易的记录,仅充当这些货物的中介。

路透社无法联系到Cirrostrati进行置评,也无法找到这家公司的注册信息,或是独立确定这家公司与航天科工之间的其他联系。

航天科工运输的石油主要卖给中国的独立炼油厂,这些炼油厂越来越依赖来自伊朗和委内瑞拉以及最近俄罗斯的廉价原油来维持运营。

一家独立炼油厂表示,他们拿到的报价是每桶油比基准布伦特原油交货价低8美元,而以马来西亚出口油品的名义来卖的类似品质的原油,可以拿到超过30美元的折扣。

这家炼油厂的一位高管说:“成本更高,但政府现在负责这些委内瑞拉的供应,这为我们省去了很多物流难题和与制裁相关的风险。”

(本文依据了路透社发自新加坡和休斯顿的报道。)

原文链接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ese-defense-firm-has-taken-over-lifting-venezuelan-oil-for-debt-offset-reuters-20220826/6718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