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访台后台海升温,国会酝酿重磅挺台立法

原文链接 https://www.voachinese.com/a/congress-poised-to-take-up-bipartisan-taiwan-legislation-as-china-increases-military-coercions-20220826/6718628.html


华盛顿 —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后引发的效应持续发酵,中国对台湾的军事恫吓使美国国会两党对抗衡中国、支持台湾的立场更为一致,目前在国会涉台法案中,参议院外委会预订9月审理的《2022年台湾政策法》最引人注目,这个意在“重构”美国对台政策的立法被一些中国学者认为直接挑战美中建交的基础,中国会做出比佩洛西访台更强烈的反应。

中国对台压迫使国会更挺台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佩洛西访台后以大规模实弹军事演习做出回应,目的是要以此来阻止美国以“切香肠”方式改变其“一中”政策并强化与台湾的实质关系,但中国的做法却反而强化了美国国会不分党派抗衡中国的立场,在国会中一些支持台湾的立法也在往前推进,其中参议院外委会即将审理的《2022年台湾政策法》(Taiwan Policy Act of 2022)最引人注意。

《2022年台湾政策法》包含具有象征意义的条文,例如将台湾指定为“主要非北约盟友”(Major non-NATO Ally)以及将“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改名为“台湾代表处”(Taiwan Representative Offfice);要求美国政府以台湾人民的合法代表来对待台湾政府;法案内容也包括,“在不被解释为将导致与台湾恢复外交关系或改变美国对台湾国际地位立场的情形下,指示美国国务卿撤除限制台湾官员展示台湾主权象征事物,包括中华民国国旗的行政指引。”

法案中也含有具实质意义的条文,例如对台湾提供45亿美元的安全援助,加强美台军事训练合作及建立美台高级别军事规划机制等。

外委会主席梅南德斯(Bob Menendez)及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共同提出法案的声明中说,《2022年台湾政策法》是“自1979年的《台湾关系法》之后,美国对台政策最全面的重构。”

中国密切注意台湾政策法

中国正在密切注意这个立法行动的发展,有中国学者认为,这个法案若得到国会通过并由拜登总统签署生效,它的影响将比佩洛西访台的影响还大。

香港《南华早报》8月10日的报道中援引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吕祥及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的看法说,这个旨在升级美台关系的法案将会“颠覆中美关系”、“导向某种美台军事同盟的恢复”,中国“几乎一定会”做出比佩洛西访台更强烈的反应。

前美国国会研究处亚太安全事务研究员简淑贤(Shirley K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尽管中国以各种咄咄逼人方式试图改变现状,拜登政府却维持现行政策不变,因此国会必须出面对美国的政策是否有效进行重要审视。

“国会正在以主动和创造性的方式采取行动,这是因为行政当局没有这么做。美国不能一直处于被动和反应的模式中。”

曾经为美国国会提供数十年亚太安全政策分析的简淑贤说,拜登总统在参议员任内曾经对《台湾关系法》投下赞成票,按理他应该更清楚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立场,但他作为总统却未能充分阐述美国的政策和在台湾的利害关系是什么,也因此“展现美国决心、承诺和领导力的责任便落到国会身上”,这包括佩洛西议长及梅南德斯等国会议员所发表的文章、国会声明和提出的立法等。

美一中政策是否仍可持续

简淑贤认为,《2022年台湾政策法》“涉及一个非常根本的议题,那就是,当中国违背其追求和平政策的双边理解时,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否仍然可持续并符合美国的利益。如果中国停止尝试追求和平政策,那么美国在台湾议题上与中国打交道的基础是什么。”

她说,关于《台湾政策法》,人们只需要关注一个单一焦点,那就是这个法案“对中国挑起冲突攻打和并吞台湾是否能做出更强力的威慑,因为那可能让美国军事人员冒着牺牲性命的风险。没有什么比这更为重要!”

目前是独立评论人士的简淑贤认为,只要能加强威慑、为美国民众厘清美国的政策及领导国际社会,象征意义和实质意义都有其用处,因此美国的政策焦点应该在于如何强化台湾的威慑能力、韧性及合法性,而且国会也应该专注于此,而不是将美国纳税人的钱用于威慑以外的议题,例如“台湾奖学金”(Taiwan Fellowship)项目。

另外,外界非常关注法案将台湾指定为“主要非北约盟友”(major non-NATO ally) 的条文。不过对国会历年来关于台湾的立法有深入了解的简淑贤说,美国国防部早在2003年8月29日就由负责获得、技术及补给事务代理次长在一封给国会的信中将台湾指定为“主要非北约盟友”,因此法案中这部分条文似乎没有必要。她说,这个认定“并没有为美国提供台湾的安全援助带来多大不同。”

简淑贤说,有许多包括外交、信息、军事和经济的做法可以加强台湾的威慑能力及合法性,但美国政府一直都未能充分运用这些选项,因此她认为《台湾政策法》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要求美国采取“全政府”方式来遏制中国对台动武。

法案要激励台湾保卫自己

不过最终,简淑贤说,保卫台湾还是台湾人民自己的责任,他们和他们的领导人,尤其是作为三军统帅的蔡英文总统,必须做更多来加强台湾的防卫和韧性,例如提高军事开支、改善和延长兵役及后备人员的训练,以及建立一个新的国土防卫部队。

“他们应该将这个法案解读为激励并支持台湾承担自己的责任,为台湾做更多以便能威慑和存活。”

众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访台至今已过三个多星期,中国在台湾附近的演习和军事活动依然持续不断,战机越过数十年来被视为台海两岸军事缓冲区的海峡中线成为常态,美中关系更加恶化紧绷,台海更加不稳。

前美国驻中国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前美国白宫国安会中国、台湾及蒙古事务主任何瑞恩(Ryan Hass)等人都以“不智”(unwise)一词来批评佩洛西对台湾“时机不当”的访问;《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更称佩洛西访台“是无比的鲁莽、危险且不负责任的举动”。他说,“台湾不会因为这种纯粹象征意义的访问而变得更加安全或更加繁荣,还可能因此招致许多恶果。”

佩洛西正在抗击中国心理战

美国之音问前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公使王晓岷是否认同这些对佩洛西的批评。

有多年与中国政府交手经验的王晓岷(Robert Wang)以他在瑞士媒体《一瞥报》(Blick)专访中的说法作为答复。

王晓岷在专访中说,他和那些反对佩洛西访台的人看法不同,他认为佩洛西访台是一个正确做法,而且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我赞成这个访问。不像我的许多在美国政府的朋友和拜登总统都持反对立场。象征意义不应该被低估。通过她的访问,佩洛西正在抗击中国的心理战并确认美国对台湾人民的承诺。她是一名勇敢的女性。”

王晓岷告诉美国之音,“不幸的是,许多美国外交官、政治人物和专家都认为降低紧张和避免对抗是谈判和外交的最终目标,未能理解到在许多情况下,这种做法只会导致以后更多严重和代价高昂的危机。”他希望近来一些事件,包括中国在新疆、香港、南中国海及印度边界的作为,能够为美国如何与北京打交道带来一些启发。

美国之音问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国会即将审理的《台湾政策法》如何在实质上起到支持台湾的作用,这位台湾驻美最高级别外交官说,近期内台湾安全是大家最关注的议题,“我们也希望再进一步强化台湾的安全,当然是在《台湾关系法》的长期架构上如何再进一步巩固双方在安全议题上的合作。那也应该是后续我们在国会争取议员支持的重点。”

在佩洛西访台后,一般预期一向支持台湾的共和党如果在美国中期选举取得国会多数,届时现任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成为议长或是另一位新任议长都可能访问台湾,中国将对此做出何种反应?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上周(8月16日)在接受多家美国主流媒体联访时被问到这个问题。他说,中国一向反对国会人士访问台湾。

“众议院议长并不是街上随便一个人。他(或她)具有极大的敏感性和重要性。他(或她)访问台湾将违背美国对于不与台湾维持官方联系的承诺。”

秦刚说,他不能答复假设性的问题,只能继续观察事态的发展,不过中国会做决定或采取行动来保卫领土完整及国家主权。
“我希望南希·佩洛西是最后一个访问台湾的议长,”秦刚说。

原文链接 https://www.voachinese.com/a/congress-poised-to-take-up-bipartisan-taiwan-legislation-as-china-increases-military-coercions-20220826/6718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