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北京?所罗门群岛威胁驱逐外媒记者 引发对该国民主倒退的担忧

效仿北京?所罗门群岛威胁驱逐外媒记者 引发对该国民主倒退的担忧

原文链接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south-pacifc-solomon-islands-australia-us-20220826/6718665.html


华盛顿 — 

所罗门群岛政府星期三(8月24日)发表声明,指责西方记者试图“策划政权更迭”,“传播反华情绪”,威胁要禁止从事有关报道的外国记者入境或者将其驱逐。加剧了人们对这个太平洋国家出现民主倒退的担忧,包括对新闻自由施加限制。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办公室星期三针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最近有关中国在所罗门群岛的影响力的一篇报道发表长篇声明,指责西方记者试图“策划政权更迭”。它还指责媒体“遏制中国,传播反华情绪”。

声明说,通过攻击所罗门群岛与中国的关系来“贬低”或从事“种族定性”的记者将被禁止入境。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或其他外国媒体必须明白,记者在其他(国家)被允许的行为,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权在太平洋地区以同样的方式运作,”这份声明说。“太平洋与澳大利亚或美国不一样。当你选择来到我们的太平洋岛屿时,要尊重、有礼貌并遵守适当的礼仪。”

今年8月1日,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新西兰等盟国派遣代表团去所罗门群岛纪念瓜达尔卡纳尔战役80周年的前夕,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时事调查节目《四角方圆》(Four Corners)播出了一则报道,称一家中国国有公司正在谈判购买所罗门群岛西部省科龙班加拉岛(Kolombangara)上的一个硬木林种植园。该种植园拥有一个深水港和一条飞机跑道。报道说,中国人来这里考察时对这里的树木似乎兴趣不大,但关心的是港口的水有多深。

2022年8月8日,来自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代表团与所罗门群岛政府官员在血腥岭国家和平公园参加瓜达尔卡纳尔战役80周年的纪念活动。(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报道还播出了在所罗门群岛援建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馆项目的中国土木工程公司(CCECC)的工作人员阻拦该媒体的记者拍摄他们工地的镜头。

美国之音记者在所罗门群岛采访期间听到当地一些关心时事的人对这个报道提出的一些批评,认为它有预先的设想。一位当地人特别感到不解的是,中国土木工程公司与报道中提及的有意收购科龙班加拉岛种植园的中国公司并没有关系,不知道记者为什么要去拍摄中国土木工程公司的工地。

中国在霍尼亚拉援建的体育场馆项目,由中国土木、中国铁路等国营公司承建 (美国之音记者莉雅、久岛拍摄)

显然,这个报道也引起了所罗门群岛政府和有关官员的高度不满。索加瓦雷总理办公室的新闻秘书处8月23日在一份声明中指责这个节目“故意使用虚假信息”,企图损害所罗门群岛的形象。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四角方圆》节目中喷出的虚假信息,破坏国家形象,威胁国家建设进程,引起了全国的关注。作为一家自视为专业的媒体机构,故意使用错误信息和传播预先设想的偏见信息,对澳广是一种贬低,”声明说。

这份声明还表示,称一家中国公司将要收购科隆班加拉森林产品有限公司(KFPL)是“毫无根据的指称”。它说,这家公司是台湾一个家族和所罗门群岛政府的合资企业,其中台湾家族拥有60%的股份。而且股东们从来没有决定将公司出售给一家中国公司。

声明还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意在科隆班加拉建立建立海军基地。索加瓦雷总理也多次向国人和太平洋地区的人重申,所罗门群岛不会有军事或是海军基地。但这个节目对此从未提及。

声明还否认澳广此前有关所罗门群岛政府因这个报道而“召见”澳大利亚驻所高级专员拉克伦·斯特拉汉(Lachlan Strahan)的报道,称这次会面只是“睦邻友好的讨论”。

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与澳大利亚驻所罗门群岛高级专员特斯拉汉(右)2022年8月7日在霍尼亚拉纪念瓜达尔卡纳尔战役80周年纪念活动上合影。(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澳广发表声明否认了所罗门群岛政府的指称,并表示它“坚持该节目报道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声明指出,节目中并没有说种植园出售给了一家中国公司,只是说公司的董事会讨论了这个问题,而其中的澳大利亚的董事非常担心,并两次写信给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希望他们进行干预。

所国政府打压新闻自由?

尽管这看起来是索加瓦雷政府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之间因为一则报道所引发的争端,但有关的声明加剧了人们对这个太平洋国家在与中国的关系进一步深化之际其民主出现倒退的担忧。

今年5月,在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对包括所罗门群岛在内的八个南太平洋国家进行访问期间,该地区的记者抱怨他们的报道和拍摄的自由受到限制,包括采访证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吊销,不被允许在新闻发布会上向王毅提问等等。所罗门群岛媒体协会因为很多记者不被允许报道王毅的这次访问而进行了抵制。

根据新华社发布的照片,2022年5月26日,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在霍尼亚拉与来访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握手。(美联社)

针对这些限制媒体报道的批评,中方回应说,作为一位来访的客人,他们只是按照东道国做出的安排行事。

针对所罗门群岛政府有关西方媒体的最新声明,美国之音记者通过推特联系所罗门群岛协会的主席乔治娜·凯凯亚(Georgina Kekea),但截稿时还没有得到回复。美国之音最近在所罗门群岛访问期间曾两次当面要求就新闻自由的问题采访她而未果。

所罗门群岛议会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反对党议员小彼得·凯尼洛里(Peter Kenilorea, Jr.)此前在霍尼亚拉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所罗门群岛政府在王毅访问期间对媒体采访施加的限制是索加瓦雷政府效仿北京专制做法的一个例子。

“我认为这只是这届政府在如何应对媒体,如何试图控制媒体方面采用北京模式的一个延伸。我认为我们开始看到这种侵蚀,”他说。

他还提到了所罗门群岛政府最近把这个国家的公共广播机构所罗门群岛广播公司,从此前的国有企业变成隶属于总理办公室的做法。

凯尼洛里说:“我认为这也是对一个公共广播服务机构进行的侵蚀,它现在回到了相关部门的中央控制。我的意思是,法律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我本以为,我们应该做相反的事情,即让它更为开放,使它更好地扮演公共服务的角色,并鼓励他们这样做,而不是相反。”

所罗门群岛总理的新闻秘书8月6日在一份声明中反驳了反对派的有关说法,并表示取消所罗门广播公司国有企业的地位并不是新闻审查,而是根据相关法案采取的行动。声明说,该广播机构将保持其编辑独立性。

但凯尼洛里议员表示,他在议会听到索加瓦雷总理抱怨所罗门群岛广播公司总是有很多关于反对派的新闻而没有关于他的新闻。在他看来,这是索加瓦雷总理自己造成的。

“当你自己不接受采访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抱怨呢?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所罗门群岛广播公司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想采访你。我说,好吧,我也想提供一些信息。我也想给出我的观点,因为让人们知道至少我在一些问题上的立场,或者反对派在一些问题上的立场,是很重要的,”他说。

美国之音采访组最近在所罗门群岛采访时向索加瓦雷总理办公室提出了采访的请求。他的新闻秘书随后与我们进行了联系,明确表示是否接受采访是总理本人的决定,但在那之后就没有任何回复了。除了没有接受我们的采访以外,美国之音在所罗门群岛的采访活动没有受到任何的限制。

所罗门群岛民众担忧民主倒退

美国之音在瓜达尔卡纳尔省布马区采访时,当地一位来自马莱塔省的小学老师主动对我们表达了他对所罗门群岛广播公司现在隶属政府的担忧。

艾法拉姆·阿加巴因说:“我的观察是,我们到了这样一个地步,即我们开始感觉,也许我们关心的事情不会在国家层面上提出,使国家政府关注我们。换句话说,我们的观点是,这可能是国家政府想让媒体有偏见,可能会优先考虑中国人而不是所罗门群岛人的想法。这是我非常关心的。现在谣言四起,即我们不能用我们自己的语言来表达我们对我们在这个国家的权利,我们的言论自由的感受,”他说。

瓜达尔卡纳尔省贝穆塔小学的一位老师家属詹姆斯说,由于中国对所罗门群岛政府的影响,他们觉得他们不再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

“从我个人的观察来看,我看到中国在所罗门群岛这里所做的是,它对政府有很大的影响。他们利用政客做符合他们利益的事情。所以当你谈到选举的时候。我们是一个民主国家。我们生而民主,我们生活在民主之中,而且我们也愿意为民主而死,但中国的影响造成了很多不信任和仇恨,让人觉得我们不再是一个民主(国家),”他说。

记者问:“你为什么觉得这里不再是一个民主国家?”

“因为我们的担忧没有人关心或得到解决。而(关心民众疾苦)是一个民主国家(应有的)状况,”詹姆斯说。

记者问:“在这之前,你们的担忧能够得到解决?”

詹姆斯说:“是的,但现在(鉴于)中国的影响力,我们永远不会在政府层面讨论任何事情。当你与上面谈论事情时,他们永远不会关心你的疾苦。所以你知道,中国对政府的影响在金钱方面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在选举中,他们给政客们钱,让他们去竞选。这是一个很大的影响。”

在所罗门群岛,很多人有这种看法。

位于霍尼亚拉的所罗门群岛太平洋椰子公司的总经理、担任过透明国际所罗门群岛分部主席的波拉德(Bob Pollard)说:

“你看上一次(针对索加瓦雷的)不信任动议。我的意思是,中国向他提供资金,他给议员们钱,让他们不要投票。你知道,那些议员们毫不羞耻地承认了这一点,说是的,我们收到了这笔钱。你知道,我们的议员在议会里说,是的,我们腐败,但这是我们这一行的本质,”他说。

曾经担任澳大利亚派驻所罗门群岛区域协助使团(RAMSI)特别协调员的尼古拉斯·科佩尔(Nicholas Coppel)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援助国向国会议员提供所谓的“选区发展基金”是一个很普遍的做法,这笔钱纳入所罗门群岛的预算,发给国会议员,因为在所罗门群岛,选民在他们的生活费、学费和安葬费等没有着落的时候一般都会要求他们的国会议员提供帮助。

除了中国这样做以外,台湾在与所罗门群岛建交期间也提供了这样的基金,只不过对这些基金的使用进行的监管可能有所不同。另外不同的是,台湾提供的这种发展基金一般是平均分配给每一位国会议员,而中国上次提供的资金是一个补充项目,按照报道中所说,是只提供给那些支持索加瓦雷总理的议员。

去年12月6日,第四次担任总理的索加瓦雷在针对他的不信任投票中胜出,议员们以压倒多数投票支持他继续执政。反对党领导人马修·威尔(Matthew Wale)在所罗门群岛爆发骚乱后对他发起了不信任投票。引起这次反政府示威的因素之一是索加瓦雷在2019年作出的与台湾断交转而与中国建交的决定。

一直反对与中国建交的马莱塔省省长苏伊达尼(Daniel Suidani) 2019年上任后发布了禁止中国公司在这个全国人口最多的省投资的命令,但是他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传达了这样的一个愿望,即希望美国等西方援助国改变以往做法,效仿中国,做一些老百姓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而且能够看到实惠的项目。

“(美国)政府或者可能是澳大利亚或日本显然可以做的,来谈判,对抗来自北京的快速增长的影响力。就像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他们的行动很快,一旦有什么事情是他们现在可以做的,他们现在就做了。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很难对抗,”他说。

不过,曾经是澳大利亚所罗门群岛区域协助使团最高官员的科佩尔并不认为西方国家应该改变它现有的援助做法。

他对美国之音说:“它不是那么看得见,是的,我同意,但它试图利用更大的资源,也就是所罗门群岛政府的资源,让所罗门群岛的系统运转良好,并向所罗门群岛许多偏远的地方提供服务。我的意思是,这才是真正的发展,而不是我们建造某个东西,在社区里建一所学校。但是老师从哪里来呢?谁来支付学校的电费?你知道,这不仅仅是一栋楼的问题。它可能是看得见的,但除非你在改善整个系统,学校老师的预算在哪里?我的意思是,谁来支付薪水?你知道,你必须系统地工作。你必须通过这个国家的体制来运作。”

尽管如此,有迹象显示,中国在所罗门群岛的做法已经开始影响到一些国家在这里开展援助的方式。

日本目前正在帮助改善所罗门群岛的国际机场并承建霍尼亚拉一条主路的一半,另一半由中国承建。在中国向所罗门群岛援建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馆项目后,澳大利亚国防工业部长兼国际发展与太平洋部长康洛伊(Pat Conroy)8月9日在所罗门群岛与总理索加瓦雷举行会谈后向媒体宣布,澳大利亚向所罗门群岛捐助一亿所币用于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的相关项目。这使得澳大利亚成为这个项目上的第二大捐助国。康洛伊否认这笔捐助与中国有关。

原文链接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south-pacifc-solomon-islands-australia-us-20220826/6718665.html